想必如果让吉姆知道林寒此时的这个想法,估摸着心情肯定会是五味陈杂。

毕竟吉姆倒还真的有些担心林寒会选择鱼死网破。

只是当前的局势对于林寒而言,就像是已经被逼到绝路上的老虎,不仅仅是进退两难,甚至肩膀上的重担,也同样压着林寒有些喘不过气来。

毫不夸张的说,从一开始诠通集团创立的时候,林寒的每一步落下,都充斥着赌徒的野性。

毕竟若是第一笔一百万失败了的话,可能也就没有后来的林寒了。

命运真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且又飘渺无形的奇怪东西。

当林寒做好了这个最终的决定之后,书房内所弥漫着的气氛,也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改变。

特别是弥漫在林寒瞳孔内的疯狂,近乎在这一瞬都欲要凝成实质。

当林寒转过身之后,这才发现,无论是张小瑾还是张雪,部都在用一种诧异无比的眼光瞅着林寒。

那眼里写满了深深的不解。

而作为了解林寒性格的张小瑾,此时也是紧皱起了绣眉,因为眼前的这个林寒,忽然间给予了她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

像是孤注一掷,又像是凭着诠通集团所掌握的核心资源,将十大财团辛苦培育出的科技土壤。

草地上温润白皙冷淡脸安静美女户外写真

彻彻底底的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张小瑾连忙便是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美眸深处闪烁着深深的担忧。

原本二人之间相隔的距离就不远,如今在张小瑾的心急之下,直接跟林寒撞了一个满怀。

似乎在一刻,正是因为担心林寒的原因,让张小瑾先前告诫自己的种种念头,部都已经下意识的抛之脑后。

“林寒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虽然现在十大财团给予的压力很大,但终归还是能够有办法的。”

此话一出,林寒低着头一时间跟张小瑾四目相对。

而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张雪,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之后,忽然间感觉自己继续呆在这里有些多余。

一声不吭的便选择出去了。

不为别的这都快到吃早饭的点,即便她跟张小瑾算是客人,但早已经为人母的张雪,是不愿意看着陈雨桐挺着大肚子去厨房忙碌的。

至于接下来因为局势所迫,究竟所发生什么,张雪已经不怎么了,并非是放弃了希望。

而是张雪已经在张小瑾跟林寒的身上,看到了那要远远超过自己的商业能力,以及对局势的分析跟判断部都比自己还要强。

准确的说,应该算是一种欣慰。

此刻的张小瑾仰着脸,俏脸浮起了深深的担忧,她真的是担心林寒会做出糊涂事情。

毕竟越是拥有了不可一世的成就,其实心理承受偏偏还不如普通人。

只是就这样被林寒看着,已经反映过来的张小瑾,却是清晰的听到了属于自己那噗通狂跳的心跳声。

绝美的面孔上,更是不知何时浮起了一抹娇羞。

但接下来从林寒嘴里吐口而出的话,却是让张小瑾气的直跺脚。

明明眼前的这些,是曾经的张小瑾多么幻想的一幕啊。

“小瑾…你右边眼底有个脏东西?”话还未说完呢,林寒便下意识的伸手去擦,只是在擦了几下之后,林寒脸上的表情忽发古怪了起来。

“抱歉是一个痦子以前没注意。”

有那么一瞬间,张小瑾很想弄死林寒……

其实对于这个状态下林寒而言,在想清楚了究竟该怎么做之后,先前的种种彷徨跟犹豫,其实早已经是随风飘散的烟消云散。

怎么形容呢,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鱼死网破的疯狂一把,那么自然不会对结果有过多的担心。

十几秒之后,林寒坐在了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风轻云淡,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对当前的局势变化而发愁。

毫不夸张的说,就饶是张小瑾,在眼前目睹了这一切之后,也是真的深感无力。

毕竟彼此之间的实力悬殊,根本就不在同一个量级上。

最为关键的是,数个关键行业的体封杀,导致连诠通集团所在的国家,也是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

偏偏十大财团就是资本的代表,即便是背后存在着些许政zhi因素,但却没有表现在明面上。

说白了,纵然是诠通集团所在的国家想要出手帮助,可是却找不到合理的借口跟理由。

这边各大行业的封杀才刚刚开始,便已经令国内的商业环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甚至整个国内所掀起的两股截然不同的舆论。

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能不能不要做冲动的事情?”

张小瑾的声音有些急迫,因为她真的是在担心林寒会气急之下做出些许的傻事,或许诠通集团跟十大财团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实力悬殊。

可如果诠通集团选择同归于尽的话,那产生的连锁反应,即便是十大财团也会感觉到惶恐。

这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没什么。”

林寒洒脱一笑,眼眸深处存在着点点荧光。

其实如果要让林寒选择的话…不对,准确的应该说,当前的林寒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权利了。

甚至对于局势的分析,林寒早已经翻来覆去分析了不知多少遍。

无论是选择继续拖延等待时机的成熟,亦或许是调动其他势力的力量,到头来不论怎么选,其实最终的结果在林寒的眼里都是一样的。

况且别忘了一个前提,每一个人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脾气,同样林寒也有。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倒不如….

“相信我一次,以前每一次的商业战争其实我都有十足的把握,但这次…说实话我心里面也是深感无力,而国内的人口红利,无论如何也都不能被十大财团得逞,如若不然的话,凭着十大财团的警惕,绝对会对国内的商业环境进行一系列的商业降维打击。”

其实张小瑾本来是准备了很多言语去劝说林寒冷静的,只是在听完了林寒这番话之后,张小瑾微微的摇头。

难道说张小瑾不明白失败后的结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