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谭晓琳愣神的模样,阎刚嘴角就是一扬。

   “教导员,别想那些没用的了。接下来审讯流程,可不是好度过的。你还是为自己想一想吧……”

   谭晓琳抬头看了一眼阎刚,深深吸了口气:“怎么,雷神这次是想彻底打垮我们的信心吗?”

   “你放心,他不会得逞的!”

   听着谭晓琳信心满满的话,阎刚和身边的冯冬冬对视一眼,不置可否。

   作为雷电突击队的主力队员,他们二人当然知道“严刑审讯”这一关有多难。

   哪怕是有丰富经验的特战人员,倒在这一关的也是大有人在。

   像教导员她们这样没有任何经验的菜鸟,崩溃真的只在一瞬间。

   “教导员,请上车吧。大家都在等着你们了。”

   冯冬冬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谭晓琳斜睨了他一眼,对唐笑笑、田果一使眼色,三人并肩上了那辆特种山地车。

   ……

    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山坳间一条小路上,“哒哒~”的清脆枪声不断响起。

   “奢香!”

   叶寸心咬着牙,眼睁睁看着身边的曲比阿卓身上燃起烟幕,却是毫无办法。

   从做出突围的决定到现在,风队的5人组,已经只剩下了3人。

   首先阵亡的是何璐。

   她在前方突然出现了敌人之后,主动用身体挡在了曲比阿卓的前面。

   结果,曲比阿卓虽然幸免于难,她却第一个被淘汰。

   眼下,杀红了眼的曲比阿卓,非要和前方埋伏的蓝方队员对拼。

   结果没有任何意外的,她先上路了。

   余光瞥了一眼神情紧张的欧阳倩,叶寸心忍不住开声道:“灭害灵,你带蚊香先走,这里我负责断后!”

   此时此刻,沈兰妮当然不会再和对方斗嘴。

   她应和一声道:“你小心点!”

   扔下这句话,沈兰妮立刻带着欧阳倩奔了出去。

   对面埋伏的蓝方队员刚要有所动作,叶寸心就扣动的手中的扳机。

   虽然这一枪没有命中,但也阻挡了蓝方这名队员的追击。

   完成了掩护的任务之后,叶寸心悄悄挪动了步子,一个闪身跟上了队友们。

   对面一处掩体内,肥狗目送着三个隐约可见的背影远远遁去,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你们去的那条路,有分队长守着呢。这位可是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三位女同志,你们自求多福咯。”

   ……

   快步奔跑在山坳的林间,沈兰妮只恨自己的腿还不够长,步幅不够大。

   “快快快!蚊香你再快一点!”

   沈兰妮满脸焦急地催促道:“前方已经能看到山坳外面的路了,咱们再努力一把,就能逃出生天!”

   欧阳倩嗯了一声,勉力抬起腿,却一脚踏了个空。

   沈兰妮见状,连忙折返回来扶起了她。

   “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欧阳倩一脸抱歉地说道:“可能崴脚了,不能动。”

   沈兰妮愤懑地跺了跺脚,却没有多说什么。

   她虽然脾气急躁,但是心肠是很好的。

   平日可能会开个玩笑数落队友一两句,但真正有了事儿,她从来不会多指摘队友什么。

   伸手搭在欧阳倩的肩膀上,沈兰妮指示道:“来,我扶着你,你试试能不能动。”

   欧阳倩应和了一声,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不行,肯定是崴了,动不了了。”

   欧阳倩苦着脸道。

   着急上火的沈兰妮正要发话,后面的叶寸心也已经赶到了。

   “为什么停下了,怎么个情况?”

   “蚊香脚崴了,没办法动弹。”

   沈兰妮郁闷地说道。

   叶寸心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没事儿,我背她就好。灭害灵你继续打头阵!”

   “你行吗?”沈兰妮有些怀疑地说道。

   “放心,我可比你年轻好几岁呢。”

   叶寸心眨巴眨巴眼睛道。

   沈兰妮闷哼一声,总算没继续和她斗嘴。

   三人重新上路之后,继续保持了一定的速度。

   眼看着就要突破这处山坳了,欧阳倩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些疑惑。

   她盯着前面一处草丛看了半晌,突然开声道:“不对劲,好像有埋伏!”

   沈兰妮吃了一惊,连忙顿住了步子。

   小心翼翼地折返回来,沈兰妮忍不住发问道:“蚊香,哪里有埋伏啊?这里寂静一片,根本看不到人影啊!”

   欧阳倩这时候已经看得十分真切。

   她指了指前方那处草丛中突兀的一块石头,开声道:“那块石头有古怪,看着像是被人从其他地方移过来的。”

   沈兰妮看了一眼远处的石头,还是没当回事。

   “就算是被人从其他地方搬过来的,那对方这目的何在呢?”

   欧阳倩刚要开口解释,叶寸心就先发话了:“这还不简单,肯定是布置饵雷来着!”

   沈兰妮微微一愕,下意识地看向了欧阳倩。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欧阳倩点头道,“咱们换了路线之后,一直没出现过敌人。这个情况很反常,你们不觉得吗?”

   “毕竟,整个山坳的出口也就那么两三条。蓝方不可能只堵一头,却放了另外两头吧?”

   听到这里,沈兰妮总算是有些明悟过来了。

   她蹙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条路我们之所以没有遇敌,是因为蓝方设了饵雷这样的埋伏?”

   “嗯!”

   欧阳倩肯定地点头说道。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又不会排雷来着,难道掉头回去吗?”

   沈兰妮追问道。

   旁边的叶寸心插口道:“回去的话,肯定是死路一条。”

   “就算是格斗,我们俩加一起也打不过人家,别说有武器的情况下了……”

   沈兰妮瞪了叶寸心一眼,就要发飙。

   欧阳倩见状,连忙阻止道:“排雷的训练,我们虽然还没有练习过,但是你忘了我是什么专业毕业的了?”

   沈兰妮愣了一下,旋即眼睛就亮了起来。

   “对,你是金陵大学化学系的!对饵雷这种,多少有些研究吧?”

   欧阳倩嗯了一声,点头道:“饵雷是一种隐蔽的爆炸装置,通常安装在外表无害的物体上。”

   “想要避开它的话,只要注意周围有没有突兀的物体出现就行了。”

   “很多时候,它比地雷要好发现一点。”

   听了这话,叶寸心不禁反驳道:“那是对你这个化学系的而言。对排雷班的人而言,当然是地雷更好排除一些。”

   欧阳倩笑了笑,也没反驳对方。

   确实,她因为本身专业的精通,对饵雷的发现,有一种天然的敏感。

   这个能力,是军队排雷班的人都未必具备的。

   事情得到了解决,沈兰妮是最开心的一个。

   她对叶寸心一努嘴,示意道:“行吧,那敌杀死你带蚊香打头阵吧,我来殿后。”

   叶寸心唔了一声,弯腰将欧阳倩背起来,迅速往前面突进。

   三人来到那块石头旁边观察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侧后方隐蔽处的饵雷。

   心服口服的欧阳倩伸手对欧阳倩比了个大拇指:“可以啊,蚊香,救了咱们三个人的命!”

   欧阳倩刚想谦逊两句,远处突然响起了两声枪响。

   下一刻,叶寸心背上的欧阳倩,已经被烟幕包围了。

   因为欧阳倩在自己的背上,叶寸心也不知道是自己被淘汰了,还是欧阳倩出局了,一时间有些犹豫。

   她身边的沈兰妮可没有这样的疑虑。

   这位散打高手憋屈了一天,实在忍不住了。

   她对着前方枪响处一阵扫射,大声骂道:“我和你们拼了!”

   子弹打光之后,沈兰妮依旧没有停手。

   她将手中的枪一扔,直接往前面扑了过去。

   通过刚刚的枪响,她已经能大概判断出自己和对方的距离。

   距离只有50米,这对沈兰妮来说,是一个绝佳的贴身机会。

   她相信只要自己近了身,就至少有一半的把握拿下对手。

   然而沈兰妮忘了一点——前方可不仅只有一处有饵雷。

   她刚刚迈出没几步,脚下就轻轻一震。

   下一刻,沈兰妮身上也燃起了阵阵白烟。

   看着自己身边的烟幕,沈兰妮满脸悲愤。

   直视着前方林中的那条人影,她忍不住高声叫道。

   “到底是谁,敢出来和我照个面吗?”

   “平常心,平常心。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林中的人影不以为意地表示道,“我们这么忙的情况下,肯陪你们走个过场,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听了这话,沈兰妮差点没被气笑了。

   对方这话也太伤人了。

   感情他们来血虐了自家火凤凰小队,还是给了自己面子?

   远处的叶寸心,此时也发现了被击毙的是欧阳倩,不是自己。

   她快步走到沈兰妮的身后,低声询问着对方情况。

   “灭害灵,对方有几个人?”

   沈兰妮这会儿也顾不得违规不违规了。

   她故意冷笑一声道:“就一个藏头露尾小人而已。只会搞一些小动作,不敢和咱们正面硬钢一把。”

   抬头看向树林,沈兰妮自矜地说道:“告诉你,我是亚洲散打的亚军。真要是正面交手,你们绝对讨不了好!”

   身后的叶寸心一边警惕地观察前方,一边应和道:“放心,不用你出马,我都能搞定他们……”

   她这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枪响。

   下一刻,叶寸心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身上燃起的白烟,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