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里,冥船破开最后一层阻隔,整个空间为之一震,三十丈长的冥船现身,冥船的护航结界展开,大殿的空间太小,一瞬冲击在大殿的石壁上,条条裂痕蔓延,摇晃崩塌。

古素风和古心觉两人早有准备,先一步动身,古素风抓住万魂幡,人影消失不见,离开了大殿。

“哈哈哈!等待了这么久,本少君终于降临这一天了!”

只听见阎罗夜沙的笑声传来,阴木冥船上的众位鬼族,也随之一阵狂笑,在他们眼里,这一天就是任由他们宰割的羔羊。

“暗无主,你还想逃么?”

大殿崩塌了,阎罗夜沙收了麒麟玺印,挥动手里的万魂幡,冥船遁入虚空,也消失不见。

船上的众位鬼族强者,纵身一跃,飞出冥船,也遁入虚空,追着古素风两人去了。

偷渡的规矩,首先杀掉对面的引渡人,以防对方设局。

山林里,一座破旧的寺庙,只见虚空波动,古素风和古心觉走出来。

随即,十几条鬼影现身,立刻围住了古素风两人。

寺庙的上空,冥船随之浮现,阎罗夜沙站在船头,居高临下,一手把万魂幡插在船头,另一手按住后腰的剑柄,冷俊的脸上,邪魅一笑,不屑的看着古素风和古心觉。

“引渡本少君,就该有这份觉悟,交出万魂幡,本少君让你死个痛快!”

花影青梦散发清纯气息

阎罗夜沙淡淡的说着,这一天除非了星箓天君,阎罗夜沙根本没把这些凡族放在眼里,这两人的修为,皆是天人三重,就像捏死凡人一样容易。

然而面对阎罗夜沙,以及十几个鬼族,为首两人是七转鬼仙,堪比天人四重的天神强者,其余是六转,堪比天人三重,古素风两人却丝毫不惧。

“夜沙阁下,收敛几分法力吧,这一天太小,引来外人的注意,这就不好了。”

古素风刚才并非要逃走,只是大殿太小,施展不开而已。

只见古素风一抬手,寺庙所在的整个山林,一座大阵从地面浮现。

阵有三角,凝结成三尊巨大的剑气,剑长十丈,悬挂于空中,剑气三方合一,力量向中泱会聚,在中央的上空位置,结成一尊主剑,剑长三十丈,悬挂在阴木冥河的上方,封锁阴阳气场,封闭整个虚空。

“这是……诛仙剑阵!”

众位鬼族见到这一幕,一眼认出了此阵,顿时感觉一股巨大压力,仿佛上空的巨剑就抵在头顶天灵。

不过众位鬼族皆是身经百战,丝毫不惊,早就料到对方有布局,这引渡的事儿,本来就有很多是专门设套,杀人多宝,不算是什么意外。

“哈哈哈!”

阎罗夜沙大笑一声,一眼扫过,看出了这诛仙剑阵的虚实。

“诛仙大阵虽然厉害,位居天道第一杀阵,可惜你们布置的这个诛仙剑阵,还差得太远,交出万魂幡,打开阵法,本少君不为难你们。”

阎罗夜沙这话,算是做出了让步。

阎罗夜沙身为鬼庭的一位先锋鬼将,虽然狂妄,但也是算计深沉之辈,其实也不愿动手。

毕竟是初来乍到,还没摸清这一天的情况,若是引来了星箓天君,这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但万魂幡必须由他掌握。

万魂幡是引领鬼兵的仙宝幡旗,鬼庭有严格管制,阎罗夜沙手里万魂幡,就是鬼庭赐下的先锋旗,当然不能留在这一天,而要重新祭炼,耗时又耗力,实在太过麻烦。

所以阎罗夜沙要夺取古素风手里的万魂幡,建立一条稳定的路子,可进可退,一有时机就来这一天洗劫一番。

“暗无主,本少君的耐心有限,速速交出万魂幡。”

阎罗夜沙的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的杀机。

下面领头的两位七转鬼族,乃是阎罗夜沙的副将,此刻也一步上前逼近,冷声喝道:

“速速交出万魂幡,可免一死。”

然而古素风只是淡然一笑,温文儒雅的语气,颇有仙道高人的风范,说道:

“夜沙阁下,何必动武呢,你要求利,我要求通亨,我们何不坐下一谈。”

“啧啧!”

古心觉低笑一声,似乎在嘲笑父亲古素风,说道:

“父亲大人,想要谈话,还得先展现实力,强者才有这个谈话啊!”

说话间,古心觉一步上前,接着说道:“父亲,还是让孩儿来动手,也好让这些野鬼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这话一出,众位鬼族不由得一愣,随即就是一阵大笑,这区区一个下等仙人,也敢如此大放厥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找死,本少君就成你,牟叔,劳烦你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下仙。”

阎罗夜沙下令了,为首的两个副将,其中一个站了出来,这人是阎罗夜沙的族叔,名曰牟丑,一直辅佐阎罗夜沙,乃是阎罗夜沙最得力的四大副将之一。

这四大副将,这次跟来了两人,另外两人在那边应付。

只见牟丑扯下身披的黑袍,现出一身金色的鬼骨仙甲,体内的鬼力涌现,一缕缕暗红的鬼煞溢出,这鬼煞已经凝结成实质,犹如汞浆一般粘稠,像火焰一样向上升腾,流淌身,与鬼骨仙甲融合,然就像一具鬼骨妖物。

“下仙,本将让你明白,如何敬畏上仙。”

鬼族也习惯以鬼仙自居,天人一重到三重是下仙,天人四重到六重是上仙,下仙对上仙不敬,这就是死罪。

牟丑抬手握拳,强横的鬼煞凝聚,但牟丑还未出手,古心觉就无视了牟丑,根本多多看一眼,戏谑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上空冥船上的阎罗夜沙。

“嗯?”

阎罗夜沙不由得眉头一挑,与古心觉的目光相对,只觉得一股煞戾之气,竟然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此人不简单……’阎罗夜沙的心里,闪过这念头,手里按住后腰的剑袋,瞬即提崔一股鬼力,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牟丑一招拳印打出,鬼煞化形为一个鬼头,但拳风平静,没有激起任何波动,无风无浪,仿佛没有任何威势,仅仅是对着空中比划一下。

然而这看似没有任何威势的一招,却是蕴含了鬼道玄妙。

鬼煞在虚实之间变化,化形为虚,透过一切阻碍,透过虚空气场,穿梭阴阳两界,连空气都没扰动,然就像一条幽灵,无形无相,诡异透明。

古心觉的目光一转,眉心的痕迹闪过一道灵光,痕迹睁开,乃是一只真实的天目竖眼,眉心一凝,目光凝视,一眼捕捉到鬼煞,眼里玄妙运行,元神念头凝结,化为雷霆电弧衍生,射出一道雷光,看一眼就破除了鬼煞。

“这是……天目神通!”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