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言潇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若是他父亲根本不想要孩子,那他们三个的存在对于他年轻的父母和好这件事情无疑是个绊脚石一样的存在,这样的话,他们三个绝对不能出现,至少在他们父母稳定之前不能出现。

若是他父亲是想要孩子的,但对他们老妈不满意,搞得对簿公堂那他老妈未必真的有多大的胜算,尤其是把血缘放到公堂之上,原本就是个难看的事情,对他的母亲、弟、妹都是巨大的伤害。

或者好一点,他父亲因为他们兄妹三人的关系跟他们老妈复合,依着他老妈那个敏感的性子,到时候难免怀疑他父亲是因为孩子的关系妥协的,那夫妻二人早晚会有嫌隙,这样也是得不偿失的。

如果他们老爸真的没办法再接纳他们老妈,那他们兄妹三个更加不能暴露了,这样至少他们老妈那个傻女人最后没了爱情,还能有三个孩子陪着她,而他们老爸在不知道有他们三个存在的情况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了。

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们两个先把误会解开,两个人真心相爱再在一起,之后他们兄妹三人再找机会出场,而他们老爸因为爱他们老妈,之后也就爱他们,接受他们,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风言潇排兵布阵这么久,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圆满而已。

风苒这边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好觉,想着第二天就要看见白沐寒了,她心中还是欢喜的,但一想到白沐寒没准还会刁难她,她就有点泄气。

白沐寒原来不这样的。

不过欧阳老师说得对,是她做错了事情,她活该的。

风苒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早早地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拿了保温饭盒装好,然后又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不是平时去CI当老总的那种整齐,而是她当初给白沐寒当助理时候的样子,就连鞋子也都换成了平底鞋,把高跟鞋收进了鞋柜里。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这么一看,褪去了平时的优雅干练,倒是有了几分当初当助理时候的样子。

风苒是打定了主意玩手段了。

讨人怜爱的清新小美女青春活力

她甚至还背了个可爱的双肩包,就单看这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等她这身打扮到了公司的时候,号称最了解她的助理都差点没认出来。

风苒对于助理的眼神是毫不在意的,自顾自地拿起文件看了起来,她跟徐东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半,现在还有十五分钟。

批了一会儿文件之后,小助理才过来敲门。

“风总,人已经到了。”

风苒点点头,看了眼时间,八点三十分,刚刚好。

风苒穿着平底鞋,走路没有了平日里的雷厉风行,因为心里揣着事儿,又有几分忐忑,走起路来有点慌张感,但为了形象,又要踏踏实实慢慢走,一时间,倒是显得有几分刚步出社会的那份青涩来。

风苒手里拎着饭盒,走到会客室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对着助理说了一句话。

“文件给我,你不用进去了。”

她可以预想到等下进去白沐寒八成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的,估计伏小做低是少不了的,她好歹也是一个老总,还想要点脸的。

助理一愣,随即想到从这个白沐寒还没到贝乐的时候开始,连欧阳总都怪怪的,搞不好里面确实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辛在里面,这给人打工,知道的太多了可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的。

小助理算得上是个老油条的,再看了一眼自己上司今天的打扮加上那个宝贝的不离手的保温饭盒,心里有了计较,自然知道分寸,连忙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了风苒帮她调整好,这才后退着站到旁边的走廊。

走远是不可能走远的,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也好进去照应一下,不然被欧阳总知道了,他回头少不了要吃排头的。书袋网

风苒看着小助理一副不干我事我什么都没看见,却还一脸八卦偷瞄的表情,就觉得有点糟心。

她不想让助理进去是不想让自己丢脸的样子被人看见,不过一想到会客室里面的监控,她甚至能想象得到她的老师没准就在家里看实况转播呢。

太糟心了。

风苒象征性地敲了两下会客室的门,这才推门进去,而她进来的那一刻,白沐寒看见她打扮的样子,明显怔了一下。

这副乖巧的样子他见的多了,就是当年他每天看到的样子。

白某人表示有点难受,心脏疼。

这姑娘今天是来跟他玩回忆杀的?他见她这副样子心都软了,等下怎么给她冷脸子?

分开几年,这丫头的心思是越发诡诈了。

学坏了,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

白沐寒一想到这两年里,他在风苒的生活中毫无痕迹,但风苒却也过得风生水起,顿时更加气闷了。

他不是什么龌龊的想法,觉得自己的女朋友离开了自己就一定要过得不好,他当然希望风苒越来越好,但他希望那些变好是在他陪伴之下的。

更何况,他从不觉得他跟风苒之间结束了,她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都还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从来没有告别过,也从来没有分手。

更何况,他们还是领过证的,这个说到哪里,她都是他女人。

白沐寒生了好几年的气,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突破口,一张脸铁青着,嘴角都紧抿着。

他打定主意今天刁难她的。

白沐寒想到这,冲着坐在他旁边的徐东使了个眼色。

徐东叹了口气,心里觉得他家这个熊孩子就是在作妖,完不懂什么叫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现在的舒心回头难道风苒不会跟他报复回来?

不过白沐寒交代的事情,他还是要配合的,毕竟是自己老板。

“那个风总啊……”

“等等!”

徐东叹着气酝酿好的开头,直接被风苒的话给打断了。

只见风苒坐下后慢条斯理地将合同递给了徐东,笑得人畜无害的,“这个是我们草拟的合同,东哥可以先看看。”

见识过CI风总谈判手段的人,估计这会儿要是看见她的表现都能疯了,风苒这个人,在业内的名声不太好,有耐性但是脾气不太好,谈合作的时候不算是多客气的人,但毕竟人家后台硬,出了天大的事情也有人善后,搞得大家也是有怒不敢言的,久而久之,大家也都摸索除了一条路子——跟她做生意,有什么要求提前说,别多绕弯子,否则你耽误她的时间越多,亏的越多,真要是从开始就把自己的要求提出来,没准还能落得个皆大欢喜,你好我也好。

徐东一肚子话都憋了回去,回头看了白沐寒一眼,见他也只是皱皱眉,就伸手结果了风苒递过来的文件。

这次摆明了就是风苒和白沐寒的博弈,他一个外人,还是别掺和的好,免得落得个里外不是人——虽说这事儿他也不是没干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