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先生,这就是这些天他的生活轨迹。”

北郊区的一家看起来很普通的酒楼之中,戴着一副大墨镜,一顶鸭舌帽,将整张脸几乎完全遮住的高成俊坐在一张餐桌前,将手里的一叠资料递了过去。

“家里……多又好超市……国图……家里……国图……”

洪先生接过高成俊递过来的资料,认真地翻看着,越看,他的内心,便不由得越发的震惊。

这位高先生似乎并不只是有钱那么简单啊。

这份资料的详实程度,简直出乎了他的所料之外,那个叫叶修的家伙的所有的生活轨迹,几乎全都囊括进去了。

一个仅仅只是有钱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把资料搞得这么详尽的!

既然他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能够搞到这么详尽的资料,他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他应该完全有能力自己动手才对啊?

不过这个念头和疑惑只是在他脑海里一闪而逝,在他看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不管高成俊为什么找他动手的,每一个找他们这种专业杀手的人,都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他们做杀手这一行,也从来不会去关心对方为什么找自己动手,甚至有些忌讳这些。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只要对方愿意付钱,能够准时付钱就够了。

“高先生,放心,最多三天,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在街角的咖啡店遇见你

在目光扫完了一遍高成俊递过来的资料之后,洪先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神色。

原本他还有些没有头绪,还准备再观察叶修一段时间的,但是有了高成俊的这一份资料之后,他觉得马上就可以开始组织行动计划了,而且他的信心非常的足。

“好,那我就等洪先生的好消息了。”

高成俊点了点头,便站了起来。

“高先生不吃点东西再走吗?”

洪先生见高成俊这么快就要离去,有些意外地道。

“不用了。”

高成俊的目光,扫了一眼前面那张油油的桌面,又看了一眼前面刚刚飞过的一只苍蝇,只觉得胃中一阵的翻滚,眼里闪过了一丝厌恶的神色,转身便走。

如果不是因为洪先生非要选在这种地方见面的话,这种地方他是到都不会到的。

要让他在这里吃这种馆子?

那还不如要了他的命干脆。

哎,这些有钱人啊,就是矫情。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这样的小餐馆里的美味,是那些高档酒楼之中永远都尝不到的。

看着快步离去的高成俊的身形,洪先生摇了摇头,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讥诮的笑意,虽然高成俊戴着墨镜,但是刚才高成俊的眼里闪过的厌恶之色和皱眉嫌弃的动作,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身为杀手的他?

国图,家……国家,神秘的四合院……

到底选哪里动手,应该怎么样动手会更加合适呢?

洪先生的目光,并没有在高成俊的身上停留太久,很快,他的目光,便回到高成俊带来的资料上面,目光变得幽深了起来。

…………………

转眼之间,距离出关,已经十多天了。

叶修能够自己在国图里面学习的,都差不多学完了,接下来他便要按秦老的安排,进入华夏中医药大学去进行学习了。

这十多天中,叶修一直都在等着那个枪手的出现,甚至还刻意比较高调地出现在了他以前出现过的公众场合,比如专门回北郊三院做了一场手术,但是那个枪手却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不但枪手没有出现过,甚至连一丝的风吹草动都没有再出现。

这么长时间了,上次意图杀他那个枪手还是没有出现,难道不会出现了吗?

难道那个想要杀他的人不准备再动手了吗?

这天从国图看完书出来,叶修看着街边的灯火,认真的地感受了一番周围的环境,确认完全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神色。

他本来想着这些天中,那个枪手可能会再现的,那样的话,不管他有没有机会拿下对方,但是最少是可以试一下对方的实力,探一下对方的底细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直没有动静。

不过对方不出现,他也没有办法。

茫茫人海,他连对方长什么样,身上有什么特征都不知道,根本就不可能主动找到对方,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对方再次出现。

回家吧。

在街上溜了一圈,吃了点小吃,确定今天晚上估计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叶修回到了停车场,开出自己的奔驰车,慢慢地向着北郊区的方向驰去。

北郊区碧华苑,一期和二期都一如继往的热闹,不仅小区中央的广场中响亮的广场舞音乐一直在持续,就连小区的那些绿化道上,也满满的都是散步的人群。

碧华苑虽然位置有点偏僻,但是因为其开发得比较早,而且当时卖的价钱比较便宜,所以一直都是北郊区的平民小区的称号,入住率一直都是非常高的。

但是和二期仅仅隔了不到三十米的三期,却是和一期二期的热闹完全不一样,三期的小区之中,充满了宁静的气息,小区的道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人在散步。

不仅车子少,就连车子也很少。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三期是别墅区,人口密度本身就比较少,更是因为碧华苑的别墅定位很尴尬,普通人根本就买不起这边的别墅,而真正买得起这边的有钱人,又不太喜欢这个小区,更愿意搬到那些位置更好定位更高的纯墅小区去,包括一些以前买了这里的人,都好多搬走了,别墅都空了出来。

叶修驱着车,穿过二期和三期之间的街道,进入三期的大门,缓缓地驶向别墅,感受着小区的安静,心中顿时也感觉平和了起来。

在这边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不知不觉之间他对于这个地方,也有了真正的家的感觉,每天快到家的时候,便感到心神会不自禁的放松下来,会感到安宁。

将车开进别墅门前的空地,从车上下来,叶修随手关上门,便准备上前开门。

然而,就在叶修要开门的一刻,他的眼里,忽然闪过了一抹强烈的警惕,浑身的汗毛全都一根根地竖了起来,一种仿佛被什么洪荒野兽盯上了一般的极度的危险感觉涌了起来,几乎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叶修的身形便骤然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猛的向前扑了过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