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现在的孙权真的有些飘了。或者说,武功高了,胆子也大了。

以前的孙权,虽然也冒过险,但要么是逼不得已,要么是已经有了绝大的把握。就好比你如果把城墙上的布置跟巡逻彻底摸透了,那也可以像出自家营地一样,不使用技能模拟也通过城墙。可是刚刚,第一次第二次幻境,孙权还没摸清楚规律,这第三次幻境他却莫名其妙就过去了。这种巧合,就像你考试的时候蒙对了一道选择题,难道你就有信心以后遇到同类题都不出错了?

结果现在,孙权就是仗着这幸运女神的眷顾,他就敢去龙潭虎穴闯一闯!

由于幻境有时效性,特别是针对城墙上的巡逻,前后差个几秒都可能出错。孙权如今又没找到规律,不可能等下一个通过的节点,于是只能按部就班,在还远没有到十二点,距离第二天技能刷新还有不短时间,孙权就贸然通过了城墙的巡卫,偷偷潜入了危机四伏的淮阴城。

进入淮阴城,之后的一切反而异常顺利。不是因为孙权提前模拟过的原因,而是如今的淮阴城中,真的已经没几个守卫。吕布留在淮阴的兵马本就不多,在孙权大军没来之前,吕布还能分出人手来维持城中秩序,可当孙权大军压境,吕布为了稳守城池,几乎把所有人都派到了城墙那边。

所以,一路上,孙权什么都没遇上,非常简单的就抵达了城池的最中心处。不过,在成功抵达城府外之后,为了谨慎起见,孙权还是老老实实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等待午夜十二点的到来。

终于,精神世界里,容我三思技能重新刷新,孙权精神一震,知道新的一天已经到来,能不能成功暗杀吕布,能不能夺取属于吕布的技能,很快答案就将揭晓!

结果,就当孙权兴致勃勃,用出这一天的第一次技能,兴高采烈的要去大干一场的时候,最终,却迎来了让他无比懵逼的一幕。

城主府没人?!

是的,这城主府,冷清得就跟那无人的街道一样,虽然说一个人都没有是有点夸张了,但孙权相信,这偌大的城主府,总共也不超过五十人!换句话说,这里面完只剩下一些下人,甚至连个像样的守卫都没有。吕布受伤,是最需要保护的时候,会连一个守卫都不留?

所以,吕布实际上也不在这里?!

幻境当中,孙权为了验证这个不敢相信的发现,他甚至还故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身份,故意引来城中守卫,然而就算这样,一直到最后幻境时间结束,孙权都没能见到吕布。

清新美女户外写真俏皮可爱

到底怎么回事?

孙权坚信,吕布哪怕真的身受重伤,在得知他的仇敌孙权,独自一人被层层包围,插翅难飞之时,吕布也势必会现身露面。这也就是说,在他刻意暴露行踪之后的那么长时间里,吕布都没有得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莫非,吕布根本没有在淮阴!

这是,传说中的空城计?

一时间,孙权简直有些不敢置信。俗话说的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草莽吕布,什么时候竟也学会用计谋策略了?

此时此刻,孙权至少有一点他是绝对肯定的。那就是事先绝对不可能有人算到他会偷偷潜进淮阴城中来。因此,城主府无人,不是刻意演给孙权看的,而是城主府本来就没人。事到如今,摆在孙权面前的,只有两种可能。

一、吕布非常谨慎,他虽然在寿春,但却躲到了一个不受打扰的地方,偷偷养伤。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哪怕孙权出现在了城中,也没人去打搅他。甚至于除了某几个亲信,其他人也压根不知道吕布在哪里。

二、吕布根本没在淮阴,孙权的情报出现了严重的错误。吕布可能瞒过了所有人,其实早就已经跟随大部队,回到了下邳去!

好家伙!

连孙权都不得不承认,吕布当真是好算计。如果一切照常,没有意外,没准真被吕布给糊弄过去了,但谁又能知道孙权会有容我三思技能,谁又能想到,孙权胆敢偷偷潜入淮阴城内。

所以,这吕布的良策,说不得,最终反而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瞬间,孙权心里就已经有了定计。不过,在此之前,孙权还是忍不住再使用了一次技能,偷偷抓了几个小队长,私下审讯了一番,确认包括这些人,也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吕布了。至于吕布具体在哪里,更是不得而知。

只是,或许是吕布操作得好,骗人优先骗己,这些小队长虽然长时间没见到吕布,但他们一个个也都坚信吕布确实在淮阴城中。是啊,如果连这些中下层都不认为吕布在淮阴的话,孙家的情报网又如何会上当受骗?这件事,恐怕在吕布阵营当中,都是一件极其机密之事。

于是,虽说孙权没能按照计划,成功刺杀吕布,但得到了这些情报,此行也不算太过让人失望。只是,吕布没在淮阴的话,很可能真的已经回下邳了。难度一下子大上了许多呀!

抱着这些想法,孙权留着当日最后一次技能保底,原路返回,往城外而去。一路穿越城中,最终抵达城墙处,孙权都没有再去使用技能。早就说了,对孙权这样的高手而言,在敌人没做准备的情况下,穿越城墙不要太简单,最大的难点在于不被发现。进城的时候,孙权担心被发现,是以小心翼翼,但出城就不一样了,被发现了又如何?难道这群人还拦得住他?

没错,城守本就防外不防内,面对突然从城内出来的孙权,很多士兵都是措手不及。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群人没认出孙权来,当然更不认为孙权会从淮阴城里面出来。对这种突然从城中蹿出去的高手,在措手不及过后,城墙上的士兵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简单的骚乱之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不久,孙权回到自家大本营。

而等待着他的,是几乎已经准备带兵冲去淮阴的吴景。见状,孙权暗道糟糕,看来吴景也是担心他偷偷跑去暗杀吕布,不然的话,半夜三更,孙权才失踪一小会儿,不可能那么快就被发现的。

“仲谋!你去哪儿了?!”吴景怒目而瞪,很少看他气成这样。

一方面,吴景是自己长辈,一方面,孙权这次也理亏。看到吴景这样的反应,孙权哪里还敢说出真相,哪怕他现在是平安归来了,于是,孙权只能摸着鼻子撒谎说道,

“我就是去见个朋友。”

“朋友?”吴景眼睛一眯,“这深更半夜,荒郊野外,你总不会告诉我你在淮阴城里有朋友吧!”

就在这时,

“吴将军,您误会了,他其实是出来接我的。”

Tags: